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报道->专题调研->三峡工程投运后长江防洪策略研究调研->在线报道
长江水利委员会设计院罗晓峰高工汇报长江防洪形势对策研究
时间: 2004-04-27

1 长江中下游防洪基本情况 长江流域居住着全国1/3的人口,自古以来就是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的重要地区,在我国占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同时长江流域洪灾频繁而严重,特别是经济发达的中下游平原地区,受洪水威胁更为严重,是中华民族的心腹之患。 长江流域防洪区,集中在长江中下游平原地区,是长江流域精华地区。防洪区面积约15.38万km²,占全流域面积的8.5%,占全国面积1.6%;人口11514万人,占全流域的27.8%,国内生产总值15540亿元,占全流域的48.9%;工农业总产值18153亿元,占流域的52.7%。因此,治理开发长江的首要任务是防洪。为了治理长江洪涝灾害,新中国成立以来,开展了大规模的防洪工程建设。 在“蓄泄兼筹、以泄为主”的方针和“江湖两利”、“左右岸兼顾、上中下游协调”的原则指导下,兴建了约3万km堤防,安排了约500亿m3的分蓄洪区,兴建了100多座大型水库,加强上游水土保持,完善非工程防洪等措施,形成以堤防为基础,三峡工程为骨干,干支流水库、蓄滞洪区、河道整治相配套,平垸行洪、退田还湖、水土保持相结合,以及其他非工程防洪手段并重的综合防洪体系。目前长江中下游干流主要河段现有防洪能力大致达到:荆江河段依靠堤防可防御约10年一遇洪水,加上使用分蓄洪区,可防御约40年一遇洪水;城陵矶河段依靠堤防约可防御10~15年一遇洪水,考虑比较理想地使用分蓄洪区,可基本满足1954年型洪水的防洪需要;武汉河段依靠堤防可防御20~30年一遇洪水,考虑上游及本河段分蓄洪区比较理想地使用,可基本满足防御1954年实际洪水的防洪需要;湖口河段依靠堤防可防御20年一遇洪水,考虑上游及本河段分蓄洪区比较理想运用的情况,可满足1954年型洪水的防洪需要。 尽管长江中下游现状防洪能力得到了较大的提高,遇一般洪水,依靠堤防,经过严密防守,基本可以安全度汛。但是目前的防洪状况对于长江防洪存在的两个突出问题无法解决,一是荆江地区目前依靠堤防的防洪标准仍较低,另外在采取分蓄洪措施后,也只能防御枝城80000m3/s,遇1870年洪水,还有30000m3/s的超额洪峰流量无法解决,如一旦发生1870年洪水,可能会发生荆江南北两岸堤防溃决,造成大量人口死亡的毁灭性灾害;二是城陵矶附近区遇大洪水分洪量还较大,如遇1954年洪水,城陵矶附近区分洪量320亿m3,要淹没近400万亩耕地,涉及约260万人,淹没损失将很大。经过大量论证,只有通过兴建三峡工程解决上述两个突出问题。 三峡工程具有巨大防洪、发电、航运等综合效益的特大型水利工程。三峡工程建成投入使用后,长江中游各地区防洪能力将有较大提高,特别是荆江地区防洪形势将发生根本性变化。但由于长江中下游河道的安全泄量与长江洪水峰高量大的矛盾十分突出,而三峡工程的防洪库容相对仍是不足的,同时中下游仍有80万km²的集水面积,其中有大别山区、湘西~鄂西山地以及江西九岭至安徽黄山一带等主要暴雨区,有洞庭湖水系、清江、汉江等主要支流入汇,洪水量大,组成复杂。长江中下游局部地区的防洪形势仍然十分严峻,遇1954年型大洪水,中下游干流仍将维持较高水位,还需动用分蓄洪区蓄纳超额洪水。 三峡工程建成以后,由于天然水沙情势发生较大的变化,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中下游河床将发生长距离的沿程冲刷,其结果将会导致长江中下游河势、江湖关系发生变化,防洪面临新形势、新问题,还需进一步认真研究。 2 已开展工作情况 长江水利委员十分注重三峡工程投运后对长江中下游防洪和河道影响的研究工作,开展了一系列科研、河道原型观测及分析工作,并根据分析成果开展了一些治理工程前期工作。主要开展的工作有: 2.1 原型观测 2.1.1 基本河道观测 目前,河道基本观测已拓展为长江防洪河道基本观测,具体内容为: (1)宜昌~长江口长程水道地形观测,比例尺1:10000,长1789km,长江口北支长90km,5年一次; (2)宜昌~长江口河段固断观测,每年一次,观测比例尺1:10000,并间取床沙监测年际长程河道床面泥沙变化; (3)险工护岸河段1:2000比例尺半江水下地形观测,每年3~5次。主要为局部河势变化分析、抢险、堤防加固、护岸工程维护等提供基本依据; (4)重点汊道每年在洪、中、枯水期各进行一次分流分沙观测; (5)结合水文基本站和补设专用水位站,进行沿程水面线变化观测,以了解三峡工程135m蓄水运用后,坝下游河段水位下降及水位变化资料。 2.1.2 三峡工程施工阶段水文泥沙观测 根据《三峡工程施工阶段工程水文泥沙观测规划》和《长江三峡工程2002~2009年泥沙原型观测计划》以及依据《长江三峡工程下游杨家脑至湖口河段2002~2019年泥沙观测研究任务书》编制的《长江三峡工程2002~2009年杨家脑以上河段新增水文泥沙观测研究项目实施方案和预算报告》开展了如下观测工作: (1)库区大坝-李渡镇干支流河段河道地形及水位观测、进库水沙测验、库区部分河段河床组成勘探与勘测调查以及河道演变观测; (2)坝区与两坝间河道演变观测;通航建筑物、电厂水流泥沙观测;坝区专用水文测验 (3)宜昌-城陵矶及宜昌-湖口、洞庭湖区、荆江三口洪道水道地形观测及固定断面观测、沿程水面线变化观测、三口分水分沙监测;荆江重点险工护岸观测以及河道演变观测;枝城站推移质测验等; (4)根据观测资料,提出相应的分析成果。 2.2 科研工作 2.2.1中下游河道冲淤变化的研究 为了分析研究三峡工程建成后长江中下游河床冲淤变化等情况,采用了数学模型和物理模型作为主要研究手段。主要开展的工作有: (1)数学模型 研制了开发三峡坝下游宜昌至大通河段一维水沙数学模型,开展了长距离河道的河床冲淤计算。 为研究三峡工程建成后江湖关系变化,研制开发了荆江与洞庭湖联合计算的一维河网水沙数学模型,对三口分流道及洞庭湖的冲淤变化过程进行了预估。 为更好研究三峡工程建成后长江中下游重点河段的河床演变规律,进行了几个重点河段的平面二维数学模型的研制与验证,并对江口至观音寺河段进行了三峡建库后河床冲淤变化计算。 利用非恒定流数学模型,计算分析了三峡工程建成后宜昌至武汉河段槽蓄曲线的变化。 (2)物理模型 兴建了葛洲坝枢纽下游近坝河段和芦家河浅滩河段实体模型,对防止葛洲坝枢纽下游引航道水位降低的措施及芦家河浅滩段冲淤变化与整治问题进行了研究; 经国家计委批准兴建长江防洪模型,其中实体模型模拟范围为干流自枝城至螺山长约380km河道和洞庭湖区。目前各项工作正在紧张进行,实体模型的土建工程将于2004年9月完成,其他工作均全面展开,模型设计及关键技术和数学模型研究等已取得了阶段成果。 2.2.2 防洪形势及对策研究 三峡工程建成后长江中下游防洪形势和对策研究开展的主要工作有: (1)基本资料的收集与整理 收集了部分水情、工情和社会经济资料。对部分沿江城市排污口、近岸水域水质及岸边污染带进行了调查,并收集了部分环境资料。 (2)长江流域暴雨洪水规律及设计洪水研究 开展了长江流域暴雨洪水特性及规律研究、现状长江中下游洪水组成及遭遇分析、现状洞庭湖区洪水组成及遭遇分析、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长江流域发生的几次大洪水作了分析。 (3)长江防洪系统模拟模型研制 (4)三峡工程建成后长江中下游河道冲淤变化及影响研究 选用1991、1995、1996、1998年等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大水年份,计算了宜昌~大通河段槽蓄量,分析了长江中下游河道冲淤变化情况和围垸造田等人类活动影响对长江江湖行洪及调蓄能力的变化。 开展了长江中下游干流河道近50年来冲淤演变规律初步研究、荆江与洞庭湖关系演变初步分析、人类活动对长江中下游干流河道影响初步分析工作,并提出研究成果。 开展了有关数学模型研制与分析计算工作,完成了三峡工程建成后对长江中下游河道影响阶段研究报告。 (5)长江中下游河道地质环境及其对三峡工程建成后岸坡变形破坏的影响研究 该项目包括两个子题项目,一是长江中下游河道沉积环境及对岸坡稳定性影响的研究;二是长江中下游重点溃口及崩岸险工段地质资料背景分析及三峡工程建成后破坏趋势预测。此项工作已提出了初步研究成果。 (6)三峡工程建成后长江综合防洪系统防洪调度运行研究 着重围绕三峡工程在长江综合防洪系统中的作用,进行了分析研究,提出了三峡工程建设期(2003~2007年)水库防洪调度方案研究成果。 (7)三峡工程建成后对长江中下游防洪影响的对策初步研究 着重研究了长江中下游河道泄流能力的变化对防洪的影响,从充分发挥三峡工程的防洪效益出发,提出了三峡工程建成后可能带来的一些影响的对策措施。 (8)三峡工程建成后长江中下游生态环境变化与影响研究 开展了三峡工程建成后对长江中下游防洪产生的生态与环境效益分析。收集了一些国内外大型防洪水利工程生态评价研究方面的成果与资料;对长江中下游洞庭湖、鄱阳湖等重要湖泊生态环境的状况进行了初步调查研究;初步摸清了“珍稀水生动物和四大家鱼产卵场”20多年来的变化情况;编制完成了长江河口生态与环境现状调查报告初稿。 (9)专题研究 开展了影响江湖关系的四个专题研究,四口建闸、螺山扩卡、簰洲裁弯、湖口控制等专题都分别提出了专题研究报告。 (10)在上述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三峡工程建成后长江中下游防洪形势和对策研究阶段报告》。 2.3 规划设计工作 2.3.1长江中下游干流河道整治 (1)河道整治规划 1997年长江水利委员会编制完成《长江中下游干流河道治理规划报告》,并于1998年得到水利部的正式批准。规划考虑了近期和远期两个水平年。近期水平年为2005年或稍后,远期水平年为2020年及以远。河道治理规划报告提出长江中下游干流河道治理规划的实施共分三个步骤完成,即河势控制应急工程、近期治理工程和远景治理工程。 从目前已实施的情况来看,尚未达到规划报告要求的进度和标准,近期治理工程尚有约240km岸段未实施。1998年大水后,在连续大水年的作用下,有些已有护岸段由于过去守护标准较低,工程运行时间较长,已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约293km岸段需进一步进行加固处理。近期中下游干流河势又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新增崩岸长度约289km。同时,三峡工程投运后清水下泄将对下游河床造成冲刷,引起局部河势变化。为了尽可能减小三峡工程对坝下游河道可能带来的不利影响,避免出现重大崩岸险情和较大的河势变化,采取必要的预治理措施。为此,长江水利委员会提出“长江中下游干流河道近期工程实施意见”,意见提出,力争通过5年左右的实施,使中下游干流河道的河势初步达到稳定。经估算,治理长度约820km,工程投资约74亿元人民币。 2.3.2 上荆江河段河势控制近期工程可行性研究 荆江河段目前总体河势基本稳定,但局部河段河势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调整,如,沙市河弯、陡湖堤河弯及石首河弯等的局部河势变化;2002年在文村夹附近距荆江大堤约50m处还发生崩岸,严重影响大堤安全。为了防止荆江河段再次出现类似于文村夹的崩岸险情,确保荆江大堤的防洪安全,长江水利委员会根据近年来上荆江局部河段出现的河势变化情况,并考虑到三峡工程蓄水运用后,清水下泄将引起坝下游河道产生较大冲刷,而上荆江河段将首当其冲,特别是弯道顶冲段的冲刷将更加剧烈等因素,提出了《上荆江河段河势控制近期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已上报水利部待审。 2.4 工程建设 新中国成立以后,在中央及各级政府的领导下,积极开展了长江中下游河道的治理工作。据不完全统计,到1998年大水以前,长江中下游护岸累计完成总抛石量约6687万m3,沉排约410万,修建丁坝685座。累计护岸总长度约1189km。通过这些治理,初步形成了长江中下游干流河道护岸工程体系,对稳定河势、保障沿江地区的防洪安全发挥了重要作用。 1998、1999年长江连续发生大洪水,尽管长江中下游干流河道已有护岸工程在抵御98’洪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在连续大洪水的作用下,工程破坏较为严重,中下游沿岸出现了不少险情。98’大洪水后,党中央、国务院高瞻远瞩,审时度势,针对1998年洪水中暴露的问题,决定投巨资整治长江堤防。在随后开展的大规模的堤防建设尤其是长江重要堤防隐蔽工程建设中,根据《长江中下游干流河道治理规划报告》,对直接危及重要堤防安全的崩岸段和少数崩岸严重的河段进行了治理,同时还对局部河段进行了一期河势控制工程。据统计,在长江重要堤防隐蔽工程中,实施了下荆江、马鞍山河段的一期河势控制工程和簰洲湾、铜陵(部分还未实施)、芜裕河段的崩岸治理工程以及荆南长江干堤、武汉市江堤、同马大堤、无为大堤等17座堤防的崩岸和迎流顶冲段的护脚工程,完成治理长度423.48km,其中,堤防护脚长度320.78km。截至2002年底,共完成抛石约2460万m3,各类沉排约110万m²。据统计分析,《长江中下游干流河道治理规划报告》中提出的近期治理工程已完成约417km,约占规划治理长度的64%,其中,重点河段完成了约250km。 3 三峡工程投运后长江中下游防洪形势 3.1 三峡工程防洪作用 三峡工程位于长江干流宜昌市境内,控制流域面积100万km²,是一座具有巨大防洪、发电、航运等综合效益的特大型水利工程,由大坝、水电站厂房、通航建筑物等主要建筑物组成。 三峡工程建成投入使用后,长江中游各地区防洪能力将有较大提高,特别是荆江地区防洪形势将发生根本性变化: (1)对荆江地区,遇百年一遇及以下洪水(如1931年、1935年、1954年洪水,1954年洪水在荆江地区不到百年一遇),通过水库调蓄,可使沙市水位不超过45m,不需启用荆江分洪区;遇千年一遇或1870年洪水,可控制枝城流量不超过80000m³/s,配合荆江地区的分洪区运用,可使沙市水位不超过45.00m,从而保证荆江两岸的行洪安全;此外,根据研究,三峡工程建成后可减少分流入洞庭湖的水沙,减轻洞庭湖的淤积,延缓洞庭湖的调蓄寿命。 (2)对城陵矶附近地区,一般年份基本上不分洪(各支流尾闾除外);遇1931年、1935年、1954年大洪水,可减少本地区的分蓄洪量和土地淹没。三峡水库如按初步设计阶段拟定的对荆江补偿或对城陵矶补偿调度方式进行调度,遇1954年洪水城陵矶附近区分洪量可由320亿m³减少到280亿m³或218亿m³。 (3)对武汉地区,由于长江上游洪水得到有效控制,从而可以避免荆江大堤溃决后洪水取捷径直趋武汉的威胁;三峡水库调蓄提高了对城陵矶附近区洪水控制的能力,配合丹江口水库和武汉市附近地区的分蓄洪区,避免武汉水位失控。三峡工程建成后,武汉以上控制洪水的能力除了原有的分蓄洪区容量外,增加了三峡水库的防洪库容221.5亿m³,将大大提高武汉防洪调度的灵活性,对武汉市防洪起到保障作用。 3.2 有关影响 三峡工程具有巨大防洪、发电、航运等综合效益的特大型水利工程,是长江综合治理开发的关键工程。三峡工程建成后在对长江中下游发挥巨大防洪作用的同时,由于水库的调节作用,相当长时期内三峡水库下泄水流的含沙量明显减少,坝下游河道将发生冲淤调整,对河势及护岸工程带来一定影响,引起河道的泄流能力、槽蓄量及荆江三口分流等的变化,对长江中下游防洪产生一定的影响。 针对三峡工程建成后对长江中下游可能产生的影响,利用已有资料进行了初步的研究,取得了一些阶段性成果,根据目前的研究成果和认识水平有如下几方面的认识: 3.2.1 沿程普遍冲刷,影响已有护岸及堤防工程的稳定 三峡工程建成后,水库将拦截大量泥沙,坝下游将会发生普遍冲刷。根据长江科学院研制的一维河床冲淤水沙数学模型计算成果。三峡水库运用以后,宜昌至大通河段悬移质累计最大冲刷量为42.95亿t,出现在第60年,随后冲刷逐步减弱,第60年以后,整个河段逐渐出现回淤。坝下游河道呈“冲刷—平衡—回淤”的变化规律,也是三峡水库运用后,坝下游宜昌至大通河段冲刷发展趋势。 三峡水库运用后,坝下游河段冲淤计算结果还表明:宜昌至松滋口段,三峡水库运用初期10年内本段悬移质强烈冲刷基本完成,若按河宽1000m计,宜昌至松滋口平均冲深1.0m;松滋口至太平,在水库运用至20年末冲刷基本完成,若河宽按1200m计,平均冲深1.96m;太平口至藕池口,水库运用30年末冲刷基本完成,河宽按1300m计,河床平均冲深3.42m;藕池口至城陵矶(下荆江),水库运用30年内,河床发生剧烈冲刷,若河宽按1400m计,河床平均冲深5.27m;城陵矶至武汉段,最大冲刷出现在第50年末,按河宽1900m计,河床平均冲深2.49m;武汉至大通段,水库运用20年末该段发生最大淤积达3.47亿t。随后开始冲刷,至70年末达6.3亿t,按河宽2000m计,河床平均冲刷0.47m。 三峡工程建成后,河床冲刷较剧烈,同时还将伴随横向展宽,因此,河床冲刷和局部河势调整对两岸岸线和护岸工程的稳定将构成威胁,必须采取相应的对策措施。 由于荆江河段距离三峡大坝较近,水流含沙量在很长时期内难以恢复。因此,河道的冲刷不仅发生时间早,冲刷幅度也较大,对现有护岸工程的稳定造成不利影响,同时引起局部河势的调整。尤其是上荆江河段,发生冲刷时间更早,且沙市河弯、郝穴河弯等段的迎流顶冲段,堤外基本无滩,一旦因冲刷而引起岸线的崩岸,将对荆江防洪安全带来极大威胁。 3.2.2 局部河势调整,可能出现新的险情 长江中下游河道经过近50年的治理,多数崩岸段已经守护,特别是1998年大水后,国家加大了投入,对威胁长江干堤防洪安全的崩岸段又进行了治理,下荆江河势控制工程也得到了进一步实施。目前,长江中下游河道总体河势基本稳定,但局部河段河势变化仍很剧烈。三峡水库运用后,根据河道沿程河床边界条件、河型和河床冲刷发展程度不同,对荆江河段河势的影响也有区别。 枝城至杨家脑河段,三峡工程建成后,预计松滋口分流有减少趋势,全河段河势不会有较大变化,但局部河段河势将有不同程度调整。随着松滋口分流的自然调整或建闸控制,董事汊道左汊和江口汊道的左汊将萎缩,松滋口至江口弯道的长顺直微弯段河势将发生局部调整。 杨家脑至藕池口河段,三峡工程建成后,水库下泄水沙量的变化和松滋口、太平口分流量减小致使本河段过流量增大,弯道水流顶冲部位有所调整,局部河段如太平口、马家咀、新厂长顺直段以及长约2km的杨家场短顺直段河势可能发生不同程度调整,并引起三八滩左右泓、金城洲左右泓,沙市、公安和郝穴弯道凹岸水流顶冲位置,以及藕池口分流状况的变动,河床冲刷将对护岸工程的稳定构成威胁,必须采取相应措施。 下荆江河段,三峡工程建成后,河床将发生明显冲刷,据坝下游冲刷数学模型计算,河床平均冲深达5m左右,深槽最大冲刷深度可能达到10m,对护岸工程可能有所影响。荆江三口分流分沙量减少,导致下荆江监利站年平均流量由10100m³/s(1956~1966年)和12200m³/s(1988~1996年)增大至13000m³/s左右。预计经过今后10年的河势控制工程建设,总体河势仍将保持稳定,两个同向弯道之间长仅5km的碾子湾顺直段,两弯道间长仅5km的塔市驿顺直放宽段,以及两个同向弯道间长10km的盐船套长顺直段,曲率过大的弯道或两弯道间过渡段过短的金鱼沟至调关、荆江门、孙良洲至城陵矶河段,局部河势将发生不同程度的调整。下荆江两岸抗冲性较上荆江弱,河床组成较细,三峡工程建成后,河床冲刷剧烈,同时还将伴随横向展宽,因此,河床冲刷和局部河势调整对两岸岸线和护岸工程的稳定将构成威胁,必须采取相应的对策措施。 有关研究成果表明,三峡工程运用后,城陵矶以下主支汊地位分明的河段,主汊可能会进一步发展,支汊将会萎缩,汊道段会出现并滩和支汊淤堵的演变趋势。对于这些分汊河段,由于主汊分流量的增加,将会进一步增加汊内迎流顶冲段的防守压力。 综上所述,由于水库蓄水运用后,下泄流量过程调平,三口分流量会进一步减少,坝下游河道的造床流量会增加。因此,坝下游局部河段的河势将会有所调整,有的汊道段可能会出现主支汊交替变化,主流的顶冲部位将有所变化,从而可能导致新的崩岸发生。 3.3.3 河道蓄泄关系发生变化,对防洪总体布置的影响应进一步研究 三峡水库运用后,坝下游宜昌至武汉段将发生不同程度的冲刷,河床下切,水位下降,使各河段在不同宜昌流量下的槽蓄量相对建库前均有所增加,武汉以上的河段槽蓄量相对变化较大。由于螺山同水位条件下的流量增加,导致城陵矶附近区的分蓄洪量向武汉附近区转移,武汉附近区防洪压力增大。例如三峡水库蓄水运用后30年,遇1954年洪水,汉口附近超额洪量增加了60%~70亿m³。故三峡工程建成后长江中下游防洪情势仍然严峻。遭遇大洪水仍需运用分蓄洪区分蓄洪,三峡水库蓄水运用后10年、20年,遇1954年洪水采用荆江补偿调度方式长江中下游分蓄洪总量减少为约400亿m³,采用城陵矶补偿调度方式长江中下游分蓄洪总量减少为约320亿m³。遭遇1000年一遇或类似1870年特大洪水,运用三峡水库削峰后,枝城行洪流量仍达80000m³/s,分洪淹没损失仍然巨大。因此,三峡工程建成后,长江中下游防洪状况虽有很大改善,但防洪问题特别是城陵矶以下河段的防洪问题仍然突出,长江中下游既定的防洪总体布局仍是合理的。根据长江中下游防洪特点及适应可持续发展的要求,三峡工程建成后长江中下游防洪仍然需要采取综合措施,通过合理地加高加固堤防,整治河道,建设平原分蓄洪区,兴建干支流水库,加强上游水土保持,完善非工程防洪措施,形成以堤防为基础,三峡工程为骨干,干支流水库、蓄滞洪区、河道整治相配套,平垸行洪、退田还湖、水土保持相结合,以及其他非工程防洪手段并重的综合防洪体系,但对防洪体系的各个方面可作适当调整。 3.3.4 江湖关系的变化 三峡建库后荆江三口分流分沙减少,与现状相比,建库后41~50年,三口年份流量减少1/3左右,分沙量减少约72%;三口分流道冲淤过程各异,松滋口分流道先冲后淤;太平口分流道有冲有淤,冲淤量较小;藕池口分流道呈单向淤积趋势;水库运用后50年洞庭湖区平均年淤积量与现状相比减少近一半。 由于三口分流分沙的减少,改变了现有的江湖关系,加大了荆江以下河道的下泄流量,一定程度上也增加了造床流量,加大了河道的泄洪压力。 3.3.5 进一步研究三峡等工程调度运用 三峡工程初步设计阶段研究了三峡对荆江补偿和三峡对城陵矶补偿两种调度方式。对荆江补偿调度方式简单明确,可操作性好,能保证荆江地区防洪标准达到要求,因防洪而造成的库区泥沙淤积影响最小,但其不足之处是对减少城陵矶附近地区的分洪量不够理想。 本次研究认为,三峡水库蓄水运用后,荆江河段发生冲刷,同水位下泻流量加大。在荆江河段泄流能力发生变化的情况下仅仅只考虑荆江补偿调度,不利于充分发挥三峡水库的防洪作用。随着三峡水库蓄水运用后荆江河段泄流能力的增加,三峡对荆江补偿流量可适当加大,对荆江补偿需要三峡预留的防洪库容则可相应减少,从而对城陵矶补偿防洪库容可相应增加,因而须进一步研究城陵矶补偿调度的实施方案。 本阶段研究三峡水库的防洪调度仅考虑坝下游河道的泄流能力变化这一因素,下阶段还将进一步考虑调度方式的改变对库区泥沙淤积的影响以及入库洪水动库容的调洪影响等。

相关信息
水利部国际合作与科技司      版权所有  |  北京北科博研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