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国际合作->专题报道->第20届中日河工坝工会议->会议交流
河川局治水课长关克己:完善城市圈的治水设施
  2005-11-22 10:55  


1. 城市水灾的现状
1.1 频发集中暴雨

  近几年来,频繁发生集中暴雨。从全国自动气象数据探测系统地点(约1,300处)的约30年的数据可以看出该倾向。时雨量50㎜以上的降雨发生次数,与1976~1985年的年均209次、1986~1995年的年均234次相比,1996~2004年的年均次数大幅度增至为293次,尤其2004年达到470次/年,是1976年以来的最高记录。同样,时雨量超过100㎜以上的降雨发生次数,1986~2003年的年均为5.0次,是以往年份的两倍以上。

1.2 城市化导致流出量增加

  从1955年前后开始,人口和资产急剧向城市河流的流域集中,随着流域的开发,市区化也逐渐进展。流域的市区化进展,使具有高保水性的森林和农田等土地,被不透水性的沥青等覆盖,或用混凝土水渠等汇集流水,降低了流出地区的保水功能。

  加之,洪水时能够蓄积一定水量的水田等土地,也因变成住宅地而降低了滞洪能力。这些保水功能和滞洪能力被削弱后,城市河流的平时流量极少,但降雨时流域的雨水会在短时间且集中流入河流等。

1.3 城市结构的变化也加大了灾害程度

  流入地下设施的浸水,是在狭窄范围的空间蓄积,因此水位上升极快。同时,会因水压无法打开门扇等,对撤离行动带来极大影响。然而,随着城市化进展的土地高度利用,地下设施不断增加。以东京都为例∶拥有地下空间的建筑物户数1981年约为28,000户,2003年约为64,000户,增加了约2.3倍。

1.4 地下空间的浸水灾害

  在市街区,曾因向地下空间的浸水而发生了丧失人命的事故。福冈博多车站周围的地铁和地下街等,于1999年和2003年先后两次遭受浸水。1999年6月观测到最大时雨量77㎜,淹没博多车站附近大楼地下1层,致使未来得及撤离的1名饮食店职工死亡。东京于1999年7月观测到时雨量131㎜,致使为探看新宿区西落合大楼地下室浸水情况的男性死亡。去年10月的台风22号(观测到最大时雨量70㎜),致使东京地铁麻布十番车站浸水。今年9月4日的集中暴雨(观测到时雨量112㎜),致使神田川流域的半地下式建筑物浸水,部分地区的半地下式住宅发生浸水至1楼顶棚的灾害。





2. 代表性治水设施的治理
2.1 首都圈外围泄水渠(地下泄水渠)

  约在1000年前,利根川水系的绝大部分河 流均流入东京湾。江户幕府以防御洪水淹没江户并确保船运等为目的,进行了利根川东迁(将流入东京湾的利根川移迁至东边铫子的改流河道工程)以及江户川开挖工程后,奠定了关东平原发展的社会基础。其后随着城市的发展,迄今在首都圈实施了为防御洪水的各种治水对策。

  利根川水系的中川和绫濑川淌流在埼玉县东部,地处由荒川、利根川及江户川等大河围绕的犹如碟盘般的低平地区,因此河流坡度极缓且泄流能力小,存在大雨引起的浸水灾害波及广泛范围、持续时间长等治水方面的课题。

  近几年来,随着首都圈的蚕食性开发,人口和资产逐渐向有可能遭受浸水灾害的下游流域至中上游流域的地区集中。

  在中川和绫濑川流域,作为迄今的治 水对策是从下游流域顺次进行了河流治理工程。为了彻底消除浸水灾害,计划了首都圈外围泄水渠建造工程。

  首都圈外围泄水渠是在中川、仓松川以及大落古利根川发生洪水时,为将部分洪水排入江户川而连结各河流之间并建造在国道16号线地下约50m处的地下泄水渠。

  当中川、仓松川和大落古利根川等各河流的水位上涨并从设置在堤防的溢流堤自然溢出后,流入首都圈外围泄水渠。溢流堤的高度同于最低地面的高度,因此中小型洪水时也能够发挥作用。

  本工程自1993年2月动工后,于2002年6月在全长6.3㎞的第1竖井与第3竖井之间的3.3㎞开始试验通水。迄今已进行了18次调洪,2004年10月排泄了660万m3(相当于东京圆顶棒球场容量5.3倍)的洪水,大大减少了地区的浸水灾害。整个工程预定在2006年度竣工。

  计划流量∶中川25m3/s、仓松川100m3/s、大落古利根川85m3/s
       江户川排水量200m3/s(排水泵场设备能力)

2.2 神田川·环形七号线地下调节池

  淌流在东京中心部的神田川流域,自50~60年代开始市区化急剧进展,目前市区化率已达到96%。为能对应时雨量50mm的降雨,在神田川实施着河道、分洪渠和调节池的治理工程。其中建造的神田川•环形七号线地下调节池,是在水害频繁发生的东京神田川中游流域并根据将来计划而先行治理的环七地下河流(在环形七号线地下以白子川为上游端,汇流石神井川、神田川、目黑川等10条河流(包括下水道干线)的洪水并向东京湾导水后,再用水泵排入湾内的全长30㎞的地下河流),当前将其作为调节池利用。该工程是在环形七号线道路下方建造全长4.5km、内径12.5m的隧道,以蓄积神田川和善福寺川的约54万m3洪水。

  第一期工程是为蓄积神田川的洪水,建造了全长2.0km的调节隧道以及引入洪水的取水设施。本工程自1987年动工、于1996年度末竣工,同年9月4日作为约24万m3的调节池投入使用。

  第二期工程是为蓄积善福寺川约30万m3的洪水,建造了全长2.5㎞的调节隧道以及引入洪水的取水设施。本工程自1991年动工、于2005年9月暂定投入使用。

  第一期工程竣工后,迄今已进行了19次调洪。尤其去年10月的台风22号时,流入了21万5000m3的洪水,大大减少了以往同等规模雨量的浸水灾害。

2.3 鹤见川的多功能滞洪区

  地处神奈川县东北部的鹤见川流域,位于国际城市横滨。因其接近首都东京且下游流域的京浜工业地带也很发达,故从1965年以后城市化急剧进展,目前的市街区化率已达到85%。针对鹤见川频繁发生水灾的现状,在以往河流治理的基础上,率先开始推进集流域治水对策于一体的综合治水对策。

  鹤见川多功能滞洪区位于鹤见川与鸟山川的汇流部,是面积约84ha、总蓄水量约390万m3的大规模滞洪区。洪水时,通过一时性分流并蓄积鹤见川的洪水,提高了该流域的治水安全度。该工程自1985年1月动工,与横滨市的公园建造事业并行推进,于2003年6月投入使用。

  迄今已进行了4次调洪。尤其去年10月的台风22号时,调节了150万m3的洪水,大大减少了以往同等规模雨量的浸水灾害。同时,在滞洪区内以鸡脚支桩(高地板式)建造了成为足球世界杯决赛场所的多功能大型运动场。

2.4 高规格堤防(超级堤防)

  1947年9月来袭的卡沙林台风,致使埼玉县北部的利根川决堤后,浸水灾害波及东京都地区的广泛范围,发生死者约1,100人、浸水房屋30万户以上的大规模灾害。现在若发生同样的洪水灾害,估算其经济损失约达34万亿日元,不仅导致首都圈经济和社会活动瘫痪,而且会对整个日本波及深刻影响。

  因此,以人口、资产、中枢机构高度集中的首都圈以及大阪圈的六大河流为对象,正在推进能够对应超过设计洪水位的高规格堤防工程。

  为对应超过设计洪水位时的溢堤和渗透等,高规格堤防的宽度为原有堤防高度30倍的结构。

  因高规格堤防是在大城市建造且堤防较宽,故需以能够照旧利用上部土地为前提,并作为与土地区划整治事业、市区再开发事业等城市型事业以及治理防灾据点为一体的共同工程,为创造良好的市区环境而推进着该工程。



  日本的第一个高规格堤防,是1988年在淀川 建成。其后,以大阪市中心为腹地的酉岛地区等继续建造高规格堤防。另外,淀川建造有古事记和日本书记中记载∶由仁德天皇在5世纪筑造的日本最古老的堤防┄茨田堤,以及在16世纪为连结大阪与京都而筑造的连续堤防┄文禄堤。这些逐渐由高规格堤防取代。

3. 综合治水对策
3.1 综合治水对策的基本想法

  综合治水对策是∶随着50~70年代的急剧城市化进展而引起的流出量增加等问题,组合河流整修的集中投资、流域地方政府实施的流域对策和减少浸水灾害对策等以整个流域为对象推进的治水对策。

  在实施综合治水对策时,基于与流域内地方公共团体等同意内容并设置由地方整备局、都道府县以及市镇村的河流、下水道、城市、住宅、土地主管部局等有关部门构成的流域综合治水对策协议会。

  该流域综合治水对策协议会根据流域的特性,制定包括具体流域综合治水对策在内的流域治理计划后,由各主管部局分担责任并具体付诸实施。

  另外,于2003年出台了河流管理者、下水道管理者以及有关地方公共团体之长共同制定流域水灾对策计划、河流管理者建造雨水蓄积渗透设施、抑制雨水流出等规定的特定城市河流浸水灾害对策法(2004年实施)。

3.2 河流整修例

  自1979年开始的综合治水对策特定河流工程事业,以筑堤、河床挖掘和建造滞洪区等为重点实施。

  鹤见川自70年代着手进行了大规模的筑堤和疏浚、改架桥梁、拓宽河道等工程。与1975年相比,目前拥有约两倍的泄流能力。

3.3 流域对策例

  根据流域的治水所需功能,流域对策分为保水、滞洪和低洼地的三区域。流域地方政府的有关部局相互配合并实施符合区域特性的治水对策。

  (1)保水区域
  从地形而言,保水区域主要是指丘陵地带等的非浸水地区,具有一时性蓄积或滞留雨水的保水功能。从治水的角度而言,是极有必要永恒保存或加大该功能的区域。

  因此,推进着在学校和公园等公共设施设置雨水蓄积渗透施设、停车场实施透水性铺装、鼓励各家庭设置渗透水槽等加大保水功能的措施。

  (2)滞洪区域
  滞洪区域主要是指位于河流中上游流域的低洼地,具有能够一时性蓄积雨水或流入河水功能的区域。从治水的角度而言,是极有必要保存该功能的区域。

  因此,针对水田等具有滞洪功能的区域进行市区化等开发(改变使用目的)时,应加以慎重考虑并抑制填土等行为。

  (3)低洼区域
  低洼区域主要是指位于河流下游流域的低平市街区或自然地,雨水蓄积区域或河流泛滥区域。

  因此,在建造内涝排水设施的同时,推行着设置雨水蓄积设施、指导性宅地等的高堆土化以及鸡脚式建筑等的耐水化等浸水对策。

3.4 减少灾害对策

  在达到综合治水对策目标之前,或遇到超过治理目标的降雨时,为力图将灾害控制在最小限度,由河流管理者和流域地方政府的有关部局相互配合确立撤离警报系统、公布浸水实况和预测浸水地区(风险图)、鼓励耐水性建筑等工作。

4. 总 结

  首都圈集中着人口、资产和业务功能,一旦发生水灾则会遭受极大损失。尤其是向地下街、地铁以及地下室等地下空间的浸水,不仅会导致丧失人命,而且会对经济活动波及重大影响。

  近年多次观测到时雨量超过100㎜的集中暴雨和总雨量超过1,000㎜的降雨。因此,其对应方策已成为紧要课题。

  鉴于这种情况,如何准确对应随着自然和社会的变化而发生的新课题,尽可能早期提高防灾安全度,力图将发生灾害的损失控制在最小限度(减灾),认为是首都圈最重要的治水对策。

  为将有限的资金根据必要性高效率、高效益地投入不断增加的灾害对策之中,首先应该重点实施为早期解除对人命和生活波及深刻影响的地板浸水灾害的河流治理。同时基于综合治水对策,实施为确保人命和财产安全的防灾、减灾等多种对策手法。

  另外,对有益于发生灾害时能够准确撤离的洪水风险图编制进行紧急支援,以及通过确立收集及传递画像等容易理解的防灾信息体制,力图再生地区的防灾能力(自我、相互)。同时,为能在发生大规模灾害时圆滑进行修复作业,制定排水泵车等灾害对策用机械设备和所需资材器具的配备计划,以确立广域的危机管理体制。

相关信息
水利部国际合作与科技司      版权所有  |  北京北科博研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